网站地图

【新华社】金蛋蛋、贡品羊孕育出了新希望!碧桂园助力甘肃东乡谱写产业振兴新篇章

2021.11.02

浏览量:3396

黄土高原尽头,洮河、大夏河与黄河刘家峡水库之间,正是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东乡族自治县。这里中间凸、四周平,山峦起伏,梯田层叠,下辖的8镇16乡拥有215个行政村和31.13万人口,其中东乡族就达到27.18万人,占比高达87%。

由于气候十年九旱,年蒸发量接近降雨量的四倍,加上地形山大沟深、峁梁连绵,山旱地的比例超过85%,东乡又被称为“大山开会的地方”。据统计,全县耕地面积为36.78万亩,人均耕地仅1.18亩,老百姓的收入来源非常有限,可以说曾是“苦瘠甲天下”的地方。

“除了羊和土豆,什么产业都没有,主要就是靠出去打工。”当地人告诉记者。

2018年,碧桂园、国强公益基金会结对帮扶甘肃东乡之后,建立了20人的东乡帮扶团队,第一时间展开深度调研。他们在深入思考和总结之后,决定聚焦当地特色“三宝”——羊、马铃薯和刺绣,依托集团资源优势,开展市场化帮扶,一手抓产品供应和质量,一手抓品牌和销售,大力发展产业振兴,帮助农民实现增收致富。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碧桂园集团乡村振兴办公室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在参与东乡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的实践中,集团始终以市场为牵引,着力打通乡村“最后一公里”,探索一条可造血、可持续、可复制的乡村振兴道路。

示范机械化种植 马铃薯结出丰收之果

明代《河州志》中曾记载:东乡“勤于务农”。

今天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马铃薯是为数不多能够生长的作物种类。在希伯来语中,马铃薯被称为“土壤里的苹果”,在东乡它更是不可缺少的“金蛋蛋”,几乎家家户户都以马铃薯为食。

“以前哪有黄瓜、西红柿这些水果蔬菜,只有土豆能当饭吃。”1978年出生的汪集镇沙黑池村的牟奴么,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东乡农民,他清晰地知道,要想改变现状、发展致富,首先必须要找到思路。

2018年5月,碧桂园东乡县精准扶贫乡村振兴项目部成立,并正式启动东乡马铃薯产业帮扶项目,开始在当地寻找一批致富带头人。牟奴么一开始就踊跃加入,并与碧桂园、国强公益基金会合作建设了200亩的共建示范基地。这个项目共链接了60户贫困户,带动周边超过1000亩的马铃薯种植,许多村民的荷包因此鼓了起来。

从地理条件上看,东乡县地处黄土高原和青藏高原的过渡地带,不仅海拔高,昼夜温差大,而且土质疏松,非常适合马铃薯生长,但由于地理环境复杂,农民种植技术落后,种薯脱毒技术并不完善,亟需升级换代。

为此,碧桂园从甘肃省最大的马铃薯种苗培育基地,采购了优质品种“陇薯10号”,并免费为东乡县的5000多户农民提供籽种。同时,邀请甘肃省农科院的专家提供技术指导,大力推广马铃薯全程机械化的种植技术。

甘肃省乡村振兴局驻东乡县汪集镇沙黑池村第一书记、驻村工作队队长周生峰告诉记者:“我们就是通过这种以点带面的方式,做出几个示范,让老百姓自己去感受。”

“原来亩产两三千斤,今年在干旱的不利气候下,还能达到亩产五六千斤,农户迅速就能实现收入翻倍。”碧桂园东乡县乡村振兴项目部负责人张韬说,机械化种植的示范作用已经充分展现,种植户们的心态纷纷从猜疑和拒绝,转为跃跃欲试甚至主动要求参与其中。

“我们覆盖黑地膜来实现保湿保温,百姓一开始都不相信,觉得没用,等到土豆长出来了,县里、市里的专家过来看,都感叹土豆的质量。”种植户马忠华告诉记者,明年要多种些,只能多不能少。

为了帮助打开销路,碧桂园还与东乡县淼淼土豆合作社联合开发了“东乡土豆精品礼盒”,并且从深加工着手,研发了包括鲜薯条、土豆榴莲曲奇、土豆芥末海苔饼干等土豆休闲食品,获得了市场的一致好评,销量实现了逐年的上涨,为东乡土豆也打出了名气。

昔日东乡“贡品羊” 如今走进千家万户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金蛋蛋”马铃薯之外,东乡其实还有另外一样知名特产。由于山高沟深,这里家家户户都有养羊的习惯,当地生产的羊肉品质优良,在南北朝时期,还成为了“贡品”。

近几年来,碧桂园大力扶持本地东乡羊的养殖,已经陆续建立了20个标准化的养殖合作社,并且依托自有品牌“臻碧乡”、社区零售“碧优选”等平台资源,成功帮养殖户售出近三万只东乡羊,共链接了6000多名农户,人均增收超过5000元。

碧桂园帮扶的东乡羊产业致富带头人马国龙介绍说,“2018年碧桂园、国强公益基金会开始帮扶以来,从我们当地的养殖户把羊采购过来,羊的销路也打开了,还能卖一个好价钱,大大改善了村民的生活。”

46岁的东乡羊养殖共建示范合作社社员王热哈麦是一名普通的东乡族妇女,她的丈夫常年患精神疾病、长子腿部残疾,女儿和小儿子尚且年幼,整个家庭的重担都压在她肩上。2018年底,王热哈麦通过养殖东乡羊,一次性就获得增收74832元。

此后,王热哈麦积极加入了东乡羊养殖共建示范合作社,该合作社采取“企业+合作社+养殖户”的合作形式,王热哈麦与其他参股的养殖户们,不仅可以拥有稳定的工作收入,每年年底还有分红可拿。

“从2018年起,合作社每户分红大约800至1000元,成为碧桂园东乡羊养殖共建示范基地后,社员分红又翻了一番。”马国龙说。

2021年10月,为了更好助力全县羊产业走上规模化、标准化、市场化的道路,东乡县在百和乡王家川村流转土地30.33亩,又成立了王家川村振兴养殖有限责任公司,建设碧乡种羊繁育基地,项目总投资1600万元。

“要做一个示范引领,用最先进的养殖技术,展示给当地村民看。”张韬表示,该基地将发挥观摩、培训、示范、孵化等作用,具备更现代化、标准化、高科技的特征,而且饲养环境也更加生态环保,对促进东乡羊产业的可持续发展有着重要意义。

在碧桂园的协助下,他们还开发建立了东乡羊溯源系统,以“区块链+物联网+大数据”技术,对东乡羊的养殖、加工、流通等环节实行“全透明化”监控,强化了供应端的品控追踪和监督管理,为东乡带来了最先进的管理理念和技术手段。

对于农民来说,销路是最大的保障。这几年每年的“双十一”期间,碧桂园、国强公益基金会都会联合东乡县政府,共同举办“爱在东乡”消费扶贫月活动,采取“以购代捐”的形式,助力东乡农户增收,仅活动期间就售出了两万多头东乡羊。

“只要养的羊能快速卖掉,那就没什么担心的,收益肯定有保障。”当地农户纷纷表示,接下来更有信心,决定来年要多养一些。

激发乡村活力 “老村长”成为带头人

实际上,不论是马铃薯、东乡羊,还是其他任何产业发展,都首先需要人去带头、去落地。为了帮助农户解放思想,走向致富之路,许多熟悉本地情况的老党员、老书记们,重新被推选为“老村长”,继续发光发热。

河滩镇祁杨村的祁光祖就是其中一名代表。他工作起来认真、扎实,群众基础又好,多次协助走访入户,为贫困户积极宣讲各项帮扶举措,还利用自己的资源聘请甘肃农业大学的教授定期给农户辅导,受到了村里乡亲的一致认可和好评。

“我1973年参军,1978年退伍,期间开了几年船,在1988年当了村委主任,1997年开始当村支书,前后负责了21年的村工作。”祁光祖对记者回忆说,年轻的时候,他在青海格尔木当过兵,负责修青海到西藏的路,干的也是很苦的活。

他描述说,过去的东乡非常落后,只要刮个大风,刘家峡水库里的水就会漫出来,把整个村庄和田地淹掉,给村民带来巨大的损失。那时祁光祖主动出面,自告奋勇地组织老百姓挖了两条沟渠,用来保护村庄。此后,他还带领农户们因地制宜,改玉米为花椒种植,大大提高了经济收入。

在祁光祖的推荐下,碧桂园每年都为村里考上大学的困难学生进行重点帮扶,每位补贴6000元助学金,帮助其成就大学梦想,有的正在念中学、小学的孩子,也获得了一次性补助1000元。此外,对于当地特别困难的家庭(往往因病导致),祁光祖拉出了名单,由碧桂园统一每年给上3000元的医疗保险,还赠送每家一辆电动车。

2019年12月12日,致敬追梦人·致远中国梦——2019(第三届)中国地产新时代盛典”在北京举行。盛典现场,11位“乡村扶贫人”代表登台,被授予“乡村扶贫人”荣誉,祁光祖作为获奖者参加了该盛典。

同样,龙泉镇荒山村位于龙泉镇北部,地域南北狭长15公里,在一道岭、两条沟上分布了15个社,前任村书记马保山也被推荐成为了碧桂园扶贫工作队编外“老村长”。

从2019年底,他就与碧桂园驻荒山村帮扶工作队落实各项工作部署,配合集团“4+X”帮扶措施的有效落地,并作为致富带头人,吸纳众多贫困户发展养殖产业。为了能够让村里的贫困户增收,改变传统种养殖观念,马保山定期来到帮扶对象家里进行政策宣导。

他指着羊圈说,“大家要用好党的政策,抓住养殖红利,算清楚养殖帐,发羊财,千万要注意定期防疫做好监测,保障咱们东乡羊的优秀品质。”

数据表明,从参与脱贫攻坚开始,碧桂园广泛邀请地方政府党员干部、贫困村书记、驻村第一书记和基层党员,开展以座谈交流、培训授课、实地调研等为主要内容的研学活动,截至2021年8月,已培训党员干部3.5万人次。

“雁无头,飞不齐。人无头,心不齐。”碧桂园集团乡村振兴办公室相关负责人介绍,碧桂园在乡村振兴实践中,始终聚焦党建引领,下大力培训基层党员干部和致富带头人,帮助基层建强战斗堡垒,留下一支数量庞大的经历过市场风雨搏击的乡村振兴工作队。

厚土之上,沟壑之间。东乡族人都有着强烈的求发展、谋振兴的愿望,我们也相信,一个更加美丽、更加开放、更具活力的甘肃东乡,正在绘出崭新的篇章!

【财经】房企融资加速回暖 碧桂园等被选入发债“示范名单”

2022.05.23

一度收紧的民营房企境内发债的融资渠道正在重新打开。近日,碧桂园、龙湖、美的置业3家民营房企被监管机构选为示范民营房企,并获准率先发行境内公司债。根据公告显示,3家房企合计发行公司债规模为20亿元,确定的票面利率或询价区间为4%-4.9%,低...

详细内容 >>